首頁 > 課外閱讀 > 詳細內容
逝去的溫州書店
作者:方韶毅  
   在所有的風景里,書店風景也許是其中最少被提及和忽視的一道了。但它卻是任何一個城市都不可缺失的一道風景。有些人去北京,可能會不愿游覽人群擁擠的長城或故宮,卻要到美術館東街門面狹小的三聯韜奮購書中心去翻翻書,盡管那里的樓道上也經常坐滿了讀者。有些人去上海,可能不會去外灘走走,寧可鉆到地底下的地鐵陜西南路站,去看看那里的季風書店,覓書。有些人去嘉興,可能情愿尋訪秀州書局,也不到南湖邊欣賞煙雨樓的景色。臺灣女書人鐘芳玲一年有三分之一時間在外旅游,為的就是逛書店、看書展、參觀博物館,到處尋書、翻書、買書。由此可見,書店也是很吸引人的一道風景。
   而在我們這座城市里,雖然自然風光秀麗,但似乎缺少一道閃亮的書店風景。算起來,我買書也有二十多年光景了,經常尋訪城市各個角落的書店。可是在我的腦海里卻串不起一幅美麗的書店風景。如果一定要說出個所以然來,也只有那些在商海中沉沉浮浮的書店記憶碎片了。但這種記憶碎片卻是溫馨的、可愛的,也算是一道別樣的書店的風景吧。
   我上小學、初中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中期。那時候,平常讀的課外書是父母從郵局訂閱的雜志,假期里就去父親單位的圖書館借書看。沒有經濟能力買書,所以也沒有那段時候對書店的記憶。不過,我的書柜也有幾本書和一些書法字帖、美術技法書是那時候在新華書店買的。很長一段時間以來,新華書店是這座城市里唯一一家書店。不過除公園路口總店外,倉橋街口、五馬街、大橋頭等都有它的門市部。
   上高中的時候,也就是在1986、1987年的時候,我發現這座城市里漸漸開始出現了不是新華書店辦的書店,按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有了民營書店。從那時候起,我也開始熱衷于逛書店了,雖然沒有多少零花錢可以買書,但周末總是要到書店走走。我最早經常去的書店有兩家,一家是求知書店,這可能是溫州最早的人文書店了。這家書店位于石坦巷巷口,店面很小,狹窄一條,每次去總是擠滿人,但大家還是在滋滋有味地翻書。賣的書基本上是社科文藝方面的,特別是哲學書比較多、比較新,我記得我在那家書店買過兩本李澤厚的書——《中國古代思想史論》、《中國近代思想史論》。另一家是松臺山山腳來福門的一家書店,記不得店名了,店主是個退休的知識分子。當時,解放電影院還在,那一帶是溫州的最繁華的地段,每一次逛街都經過,自然要進這家書店看看。這家書店就七八個平方米,四周圍著書架,多文藝類書。
   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,信河街郵局邊、飛鵬巷口對面也有一家小書店。這家書店雜志特別多。我買《讀書》就是從這家書店開始的。廣場路溫州劇院對面還有一家小書店,書店經常有一些大部頭的書。   
   后來,求知書店不知道是搬走了還是停業了。有一天,我去石坦巷,書店小門緊閉。而來福門的那家書店可能因為舊城拆遷也消失了。溫州劇院對面、信河街郵局邊上的那兩家小書店都改換門面,成了服裝店和布料店。
   這之后,信河街和廣場路交叉路口新開了一家書店。這家書店兼賣音像制品。我經常去那里看看有什么新書和新磁帶。文化宮門口也開了家書店。這兩家書店的營業面積都比前面說的那兩家書店大多了,書的品種也多了。
   不過,廣場路口和文化宮門口的這兩家書店好景不長,因為這兩個地方一度都是溫州商業黃金地,開服裝店遠比開書店更來錢。
   九十年代以后,溫州的民營人文書店漸漸集中在了學院路。這不僅是因為這條路上有三所大學,而且店租也相對低些。
   學院路上最早開出的書店是樂華書店。這家書店的老板是個愛書人,也是個理想化的文化商人,不善經營。雖然他把書店從蒼南開到了溫州、上海。在學院路站住腳后,又開了文化宮分店,但市場無情,他們后來只能把學院路店和文化宮店合并,在飛霞南路開了一家一千多平方米的書店,可最終還是選擇了關門歇業。學院路上樂華書店應算是一家很好的書店,不僅新書多,而且有特色。幾間店鋪,一邊賣教輔類書,另一邊賣買社科文藝類書。書店搬到飛霞南路后卻是另一番景象,黑黑的店堂、臟兮兮的書,每一次去買書都讓人惋惜幾聲。
   接著,學院路上開出了韶華書店、國子書店、廣告人書店、席殊書店、華越書社,形成了書店一條街。韶華書店最初經銷人文類圖書,但沒過幾年就改變了定位,現在專賣考試類圖書。國子書店曾經獨樹一幟,但在理想化道路上也難以維持,頻頻轉手。數度搬遷后,最終重回學院路,但已無朝氣。席殊書店后來把招牌換成了北山書店,并一度是最受愛書人歡迎、最有書味的一家書店,先后在馬鞍池路、民航路經營了幾年之后,還是選擇了轉行。華越書社搬到飛霞南路經營了一段時間,也關了門。倒是廣告人書店又在溫州商貿城新開了一家分店,學院路的店后遷到飛霞南路,之后又在望江路開了一家佐佑書坊,買書買咖啡和茶,店堂裝潢得很時尚,坐在窗邊可以看到江心雙塔,很得青年男女的歡心。
   人民路環球大廈的中聯圖書公司曾經是溫州一家賣場較大的書店,開辦之初,書品種之多、更新之快,大有和新華書店一爭高低之勢,但沒過幾年,諾大的書店賣場就慢慢分租給雜貨店、服飾店了。反而新華書店后發制人,大興連鎖店。
   在這場民營書店和新華書店爭奪圖書零售市場的割據戰中,一直做批發生意的藍登、文樂書店也興辦起零售店,溫州圖書零售市場被重新洗牌。但對于讀者來講,九十年代中期以后,有了更多的尋書、購書之處。

   在我們這座城市里,二三十來年里成長起了一批皮鞋、服裝品牌,唯獨書店一直走在存亡邊緣,書店前仆后繼悲壯地沉沒于商海。這幾年每次到書店,也總是聽到店主抱怨書店越來越難開了。想想南京的先鋒書店、貴州的西西弗書店、廈門的光合作用書房二十年前和我們這里的書店都差不多,而現在卻都是一方地標書店了,不免為生活在我們這座城市感到遺憾和悲哀。逝去的書店風景,豈止是我的記憶。坐擁書城是讀書人美好的愿望。而所謂書城,在我看來是書里有城、城里有書。但愿我們這座城市有書,有書店風景。祝福書店。





1    85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少年博客
  
百人牛牛单机内购免费